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万博体育账号锁定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影像淮矿 淮矿微博 联系我们
 当前位置: 文化长廊 >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
 
【散文】父爱深沉 作者:顾正龙
 时间:2018年06月15日18:16:6 来源:淮南矿业网 编辑:胡娜
 
    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我经不住几个同学的撺掇,旷了一下午的课,跑到校外的一个柴火堆旁打牌玩。从下午两点一直到天色转黑,我们四个小伙伴才恋恋不舍地往家里赶,边走边摘去粘在黄色帆布书包上的稻草屑,并约定谁也不能说漏了嘴。

    学校离家虽然只有二、三里地,却要穿过一片稻田,再翻过一座小山岗。等我回到家里,母亲正在厨房里忙碌,热气腾腾的馒头已出了锅,氤氲得白炽灯雾气蒙蒙的。父亲还没有回来,我一问,原来是到地里给稻田放水去了,说让我们先吃。两个馒头,两碗稀饭下了肚,父亲扛着铁锨回来了,额头上沁着汗珠,肩膀上搭着的毛巾发了乌,也在往下面滴水……我在灯下温书时,父亲边咬着嘴里的馒头边问:要期中考试了吧,可要好好温习。我“嗯”了一声,算作回应。可是内心已经开始为下午的旷课而内疚起来。

    谁知第二天,旷课的事情就败露了,因为同村的刘泉叔就在我上学的学校同一年级教书。他在碰到我父亲时,也是随口问了一嘴:正龙昨天下午没有来学校上课,不会是你让你到干农活去了吧?看似一句玩笑话却惹起了父亲的怒火,待我中午放学回家,他黑着脸问我昨天下午干什么去了。从小胆子就小的我和盘托出。父亲右手指向屋外:去,到太阳底下站着去。老子可不养吃闲饭的人。我默默地走向屋外,站在还有些毒辣的日头下。

    那天中午,我被罚没给饭吃。站着的时候,我脑海中出现最多的画面就是在一个个农忙天,父亲仍坚持让我在家里温书,他带着母亲,拉着板车,从黄土地里刨食吃——我是理解父亲的,人老几辈都是与土地打交道,挣不了几个钱,也走不出黄土地,他打心眼里巴望着自己的儿子能通过努力走出农村,吃上公家饭。

    农闲时节,父亲就与母亲一块儿贩卖些蔬菜,从中赚取微薄的差价。他们有明确的分工,父亲从蔬菜批发市场贩菜过来,母亲摆摊卖菜。家里有三个孩子,做个小生意对于维持一个家来说有些捉襟见肘,父亲常常在我们临近开学时到工地打散工,提灰搬砖。工地上的灯光瓦数很高,覆盖了很大一片区域。站在高处的瓦工泥灰用完了,父亲双手拎着泥斗,到了近前甩动双臂,用力地扔到高处瓦工的手里,如此反复。安全帽下的脸庞,除了黝黑,就是大量的汗水在恣意流淌。

    我一直以为父亲是那种情感粗糙的人,直到二三年的那个六月末,父亲亲手炒的一碗略微变味的小炒肉,改变了我对父亲的看法。

    那年夏天,我即将大学毕业。可就在五月初,由于“非典”肆虐,学校封校了。直到五月底才解除封锁,毕业考试、论文答辩都受到了影响。到了六月中旬,又开始下起了连绵大雨。原先电话里告知母亲回家的时间被一拖再拖。

    直到六月二十八日的下午,我终于拖着沉重的行李坐上回家的车。三个小时的车程从学校到家,走到半路就下起了瓢泼大雨。家里没有电话,我只有拖着行李跑回家,被淋成了落汤鸡。一头冲进屋里,那时我最渴望的,是一杯凉茶,哪怕是一口水。

    母亲见我回来了,既欣喜又突然,回过头去喊父亲:“唉,儿子回来了。”那一声“唉”,母亲喊父亲喊了二十多年了。果然,父亲微微转过身,那张脸却蓦地阴沉了下来:“怎么现在才到家?不是说早放假了吗?”我正想解释,母亲递过一杯凉茶,我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父亲问我吃了没有,我摇摇头。他便转身走向厨房,出来时手里端了碗小炒肉,尽管是酷夏,仍可以闻见淡淡的肉香。母亲看着我狼吞虎咽地扒拉着米饭,在一旁说道:你爸知道你喜欢吃小炒肉,前两天就炒好了。可你一直没有回来,我们也不喜欢吃,就一直留着……后面的话,我已记不清了,但我知道那几年家里陆陆续续遇到天灾人祸,原本在村里子还能算中等水平的家一下子跌入了谷底,吃肉都变得是一件奢侈的事。他们又哪里是不喜欢吃,而是不舍得吃——那顿饭我是将饭就着泪水吃掉的,尽管小炒肉已略微有些“走味”了。  
地址:中国·安徽·淮南 邮箱:hnmine@163.com
版权所有:万博体育账号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主办:万博体育账号党委宣传部
技术支持: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南矿业信息管理服务中心
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
备案/许可证号:皖ICP备06003131
皖网宣备110014号
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-6646500
淮南矿业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-7625020 举报邮箱:hnmine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