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万博体育账号锁定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影像淮矿 淮矿微博 联系我们
 当前位置: 文化长廊 >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
 
【散文两章】那年我入党 作者:赵长泰
 时间:2018年06月21日17:25:51 来源:淮南矿业网 编辑:胡娜
 
那年我入党 

    那是42年前机关党总支党群支部召开的一次支部大会,在那次会议上,我被发展成为了中共预备党员。

    1976年是不寻常的、令人难忘的一年。三位第一代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相继去世;金秋十月迎来了打倒“四人帮”,彻底粉碎了“四人帮”篡党夺权的阴谋;结束了十年动乱,结束了把国家经济推向崩溃边缘的“文化大革命”。在那金秋十月,全民举杯,全民高歌,庆贺人民的胜利,庆贺党和国家的新生。就在那个月,我实现了多年的愿望,我入了党。

    我是1966年大学毕业的,文革十年中我都在文教宣传部门工作。我曾参与过“造反”、“串联”,参与过“批林批孔”、“评水浒批宋江”,批判过“唯生产力论”和“右倾翻案风”等。那十年除了“斗”就是“批”,我也曾迷茫过、彷徨过、怀疑过、苦闷过。但我坚信共产党的领导,坚信社会主义制度,坚信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。我对共产党是很有感情的,我是工人家庭出生身,世世代代就我一个大学生。即便在那10年动乱中,我也积极要求进步,加强思想改造,多次要求申请入党。志愿申请加入共产党,对我来说是件十分神圣的事,记得我一共写过三次入党申请书,几乎每两个月就给党支部递交一份思想汇报,经常找党小组长征求意见。

    就在那42年前的金秋十月,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那场支部大会,在我记忆的脑海里永远定格。机关总支的党群支部,是由党委宣传部、组织部、党办和工会、团委、妇联等部门的党员组成。会议开始,我读完入党申请书后,由我的介绍人全面介绍了我的入党愿望、工作、学习等各方面的情况。后来由支部组织委员即组织部长,介绍我的政审、家庭主要成员和直属亲属的政审情况(这在当年是十分重要的)。接着由党员发言,他们既肯定了我的成绩和优点,认为我基本上符合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,同时又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我的缺点和不足,以及今后的努力方向。这一点对我的印象及其深刻,比如我有时恃才傲物,深入基层不够,不能和工人师傅打成一片,对煤矿的基本知识和安全规程都不了解等等,说得我面红耳赤。最后一项支部大会表决,全体党员百分之百地举手,同意我加入中共预备党员。当时我对提意见的人还存有芥蒂,其实这是最正常的党内民主生活,而批评与自我批评则是党内民主生活的利器。

    在我入党后的几年,我没敢松一口气,支部大会上,同志们对我提的意见和要求,我一刻也没有忘记,从那以后,我随身准备了一个小本子,在下井劳动和到基层了解情况时,我总把煤矿工人的俗语、歇后语随时记录下来,增加与工人师傅的共同语言。比如开工干活叫“走钩”,凭各种票证买东西排队叫“挨钩”和“拉钩”,而不守纪律加塞叫“串钩”,至今还记忆犹新。我学的是语言专业,和煤矿沾不上边,反正不懂我就问,不会我就学,没多久采煤、掘进的基本生产流程,机电、运输、通风、修护与采、掘、开的相互关系都有了大致的了解。我下基层到局标杆队“采煤钢八队”蹲点,写出了《三十万奖金为啥丢在水里不听响》的较有分量的调查报告。在采访局劳动模范、无腿英雄刘玉良的先进事迹时,我深入到小厂班组,进行家访,开座谈会,写了几篇很受欢迎的通讯报道。那年我还给福建前线人民广播电台,写了两篇对台宣传稿件以后,还参加了“安徽省第六届对台宣传工作会议”。在宣传部入党转正后,1979年我被党委委派到全矿最大的单位,有八个党支部的掘进二区任党总支书记。

    入党、跨进党组织的大门是件十分光荣、幸福的事情。42年后的今天,我依然认为入党这只是一个起点,一个更有追求、更有理想的起点,一个自我完善的人生起点,但这仅仅只是一个起点。现在我已退休多年,组织活动也不健全,但我始终没忘记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我经常参加社区的公益活动,给老年大学上课,闲时写点正能量的小文章。从入党那天起,而牢记党的章程,牢记党员的权利和义务,不忘初心,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,才是我们每个共产党员的终极目标和梦想。

一件真事 

    这是一件真事,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挺好玩。

    退休十年来,由不习惯到习惯,日子过得平静如水,闲适无忧,没有故事。

    这是前年夏天的一个早晨,又闷又热,知了在枝头聒噪,一丝风儿也没有。老伴要我帮她到银行开支,我顺便到邮局取几张稿费单。现在小区周边太方便了,五百米的生活圈,没多时一切搞定。天热穿的单薄,我上身穿了件T恤,没口袋,下身穿了条短裤,右口袋放钥匙,只好把钱放在左口袋里,兜浅,一叠钱还露了点边,当时我也曾想,不要让人顺手牵羊掏了去,又一想清平世界、朗朗乾坤,何况我又人高马大,注意点就行了。

    回家路过谢三村菜市场,天热没有胃口,我想买点辣椒,中午炒鸡蛋下饭。我正站在那儿挑辣椒,忽然感到左口袋十分轻微地动了一下,我忙回头一看,一个穿背心的小伙子背对我而去,我一摸口袋一叠钱不翼而飞,我定格了这个穿红背心的小伙子,他个头不高比较,这时他离我已有5米开外,我的大脑迅速地运转起来,首先不能喊,一喊惊动了他,钻进熙熙攘攘的人群,如同鱼儿游进大海,就没戏了。我紧赶两步,贴在他身后,不动声色,我估量着出击的胜算能有几许。到了拐角处人群稠密的地方,我猛地抱住他的后腰,向上一拔使他悬空,再来一个侧摔,把他撂倒地上,他浑身是汗,滑不腻歪的,我只好死命拽住他的皮带,骑跨在他身上,使他动弹不得。他看挣扎无望,口里说着我给你、我给你,说着他把几十张百元大钞撒向空中,飘在菜筐里、案板上、路上、人身上到处都是。我一愣神,他从我身下来了个金蝉脱壳,跑走了。我也拾,大家也帮着我拾,收拢起来一数,一张不少。买菜和卖菜的都夸赞我老头神勇。

    我一场虚惊,出菜市场往家走。这时后面上来一位穿制服的民警说,老同志,你就是刚才被偷钱的那个人吧,说着他掏出了警官证。接着说我到谢三村派出所办事,刚出来,忽然听有人喊,一个老头抓了个小偷,结果又跑了,正在这时一个穿红背心的年轻人慌慌张张迎面向我跑来,有人喊就是他,我一把把他抓了个正着。现在我把他铐在我停放在诊所边的警车里。我说那你要我?——是这样请您配合我们,跟我一起到分局去做个笔录。我说好的,就这样我们俩又穿回了菜市街,坐上了警车,当然我坐在付驾驶座上,而那个小偷被铐在隔开的后边的铁栏杆上。因为路人很多,车子鸣着警笛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到分局也就半小时做了笔录,一看表快十一点了,我拦了一辆的士准备回家,哪知从车上下来了老伴、儿子和闺女。忙问怎么回事,老伴说,对门老郭说你跟一个警察一起走了,楼下的小陈姑娘对我说,我亲眼见赵老师是被一个警察带走的,还坐上了警车,拉着警笛被带到了分局去了。你说天那么热,你年纪又那么大,又是警察,又是警车,怎么叫人放心。你天天说日子过的没故事,今天有故事了,可不把人吓死。我给你打电话,手机你又没带,这不我只好给儿女打电话,慌慌地赶来了,支开了吗?我说别急别急,咱们先到分局边的蔡楚饭店坐倒,再听我慢慢说。中午这客我请定了,一来为你们压惊,二来为我庆贺,我还真为自己当了一回英雄呢。
地址:中国·安徽·淮南 邮箱:hnmine@163.com
版权所有:万博体育账号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主办:万博体育账号党委宣传部
技术支持: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南矿业信息管理服务中心
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
备案/许可证号:皖ICP备06003131
皖网宣备110014号
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-6646500
淮南矿业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-7625020 举报邮箱:hnmine@163.com